青网新闻中心

U23亚洲杯打响 新政迎大考

今天下午4时,U23亚洲杯将在江苏打响,东道主中国U23队的首个对手是阿曼。前两届赛事中国队的战绩不佳,此次以东道主身份出战,主帅马达洛尼赛前表示会力求突破。去年中国足协推出U23新政后,邓涵文、韦世豪等大批年轻球员在联赛中涌现,眼下这支U23国足几乎集合了国内该年龄段最好的球员。因此,本届U23亚洲杯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前哨战,也是对U23新政效果的检验。 

“U23新政“效果检验 

前两届U23亚洲杯,中国队均在小组赛阶段以三战全败的战绩出局。首届赛事中国队与伊拉克、沙特与乌兹别克斯坦同组,结果三战进2球失5球,攻守两端的表现均小组垫底;第二届赛事中国队与卡塔尔、伊朗、叙利亚同组,三场比赛进4球失9球的数据依旧是小组最差。可见,在U23年龄段,中国队的实力在亚洲范围内并无多少竞争力。 

中国足球后备人才断档的现象已经存在多年,面对这样的客观现实,足协从2017赛季开始在中超、中甲赛场推行U23新政,意在加强对本土年轻球员的培养力度。新政实施一年后,本届U23亚洲杯将是对新政效果的一次重要检验。当然,足球运动是一项需要较长发展周期的系统工程。因此,要求此前战绩为全败的中国队在本届赛事中夺冠,显然是不科学的。就如球队主帅马达洛尼 (国足主帅里皮的助手)赛前所说,中国队需要脚踏实地寻求突破,拿到第一分、第一胜,继而谋求更理想的名次。 

“今日首演”如何定调 

任何一届赛事,队伍首战的表现都是具有风向标意味的。在经历了中超联赛、东亚杯等赛事的洗礼,以及此前在迪拜进行的备战热身之后,现在这支U23中国队几乎集齐了国内该年龄段最优秀的球员。 

本届赛事,中国队与卡塔尔、乌兹别克斯坦以及阿曼分在同一小组。今天下午首战对阵本小组第四档次球队阿曼,理论上讲,这是中国队最有机会争胜的一场比赛。而从前两届赛事来看,东道主均在揭幕战当中取得了胜利。抛开概率,从实际出发,阿曼虽为本小组第四档的球队,但绝非鱼腩之辈。他们是亲手将伊朗挡在本届U23亚洲杯决赛圈之外的超级大黑马,以及“海湾杯”足球赛的冠军得主。此役中国队采用的阵型、阵容和打法,或许就将成为马达洛尼治下的中国队最基础的样貌。而本场比赛球员们的发挥和比赛的结果,很可能将直接决定他们在本届赛事中的前景。 

“中场核心”谁来接任 

分析中国队此次出战U23亚洲杯的23人大名单,1995年龄段的球员占到绝大多数,1997年龄段的“跳级生”有7人,刘若钒则是1999年出生的球员。从球员场上位置来看,这支中国队在防守端人手相对充裕。刘奕鸣、高准翼都是在东亚杯期间有过出场的中后卫主力,左右两个边后卫则有12强赛国足红人邓涵文和2017赛季中超最佳U23球员黄政宇坐镇。 

进攻端,韦世豪、杨立瑜都有出任国足前锋的经历,巴顿、胡靖航、南松、刘若钒等中前场球员也在中超赛场上展示过自己的特点。相比之下,中国队在中场位置上人手明显短缺。一方面,中场是串联攻防的关键,球队对比赛节奏的掌握几乎都是从这个位置上体现的,而在当下的中超大环境中,U23球员想要占据这个位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另一方面,此前一直是球队“中场指挥官”的张修维,去年因为醉驾停赛。通过前几场热身赛来看,有望顶替他出现在前腰位置上的是何超或姚均晟。 

“死亡之组”能否突围 

虽然足协方面并没有对中国队此次出战U23亚洲杯提出成绩上的硬性指标,但马达洛尼在此前的集训过程中,一直在向球员灌输争冠的思想。这一点倒是承袭了里皮的带队思路,他们都要求队员首先要在心态上做到不惧怕任何对手。实际上,马达洛尼肯定也明白面临的困难之大,昨天的赛前发布会上,他表示:“小组赛会非常困难,四支球队实力相当。 ” 

夺冠的口号可以喊,但从实力上讲,中国队借主场之利争取小组出线才算更实际的目标。毕竟,同组的卡塔尔、乌兹别克斯坦才是公认的夺冠热门。前者阵中拥有5名国家队球员,包括去年在12强赛上攻破国足球门的阿费夫;后者则在上个月的泰国六国邀请赛上2比1击败了日本队,夺得冠军。按照亚足联相关规定,下届U23亚洲杯将把本届赛事的成绩作为分档依据。因此,无论目标如何,中国队都要努力争取赢球,为晋级2020年东京奥运会打下基础。 

(青岛晚报/掌上青岛/青网 记者 臧婷) 

分享按钮